来源:长江日报 发布日期:2020-07-14 07:23
【 打印 】 【 扫一扫 】
【 字体:  】

    13日下午,长江委水文局发布消息称,长江中下游洪水洪峰已通过汉口至九江江段。7月12日23时,长江干流汉口站,洪峰水位28.77米,为武汉自1865年有水文记录以来第四高水位,仅次于1954年、1998年、1999年。

 

2020年7月13日上午,武昌临江大道民主路闸口,不少市民前来防洪墙边关注长江汛情。

江水在平均海拔为24米的武汉城区“头顶”上奔腾,长江大堤巍然屹立,英雄的城市安然。

早在3月上旬,在疫情防控关键时期,我市就启动了备汛工作,包括堤防整治、排涝泵站、水库除险加固等在内的全市61项防洪重点工程在汛前完工。

入梅以来7轮强降雨,长江、汉江水位持续快速上涨。火神山医院建设者夏德勤下了抗疫战场,又奔防汛一线,主动请缨加入防汛抢险突击队驻守武金堤。

党旗高高飘扬在防汛一线,党员干部冲锋在前。英雄的人民站出来,各种民间力量踊跃加入。

13日,不少市民和游人来到武汉长江大桥武昌桥头亲水平台观看长江水位。

人民至上,生命至上。天兴洲民垸扒口行洪前,党委政府工作人员挨家挨户动员,共转移人员457人,其中126人集中安置,居民生活、医疗等基本服务有保障。

洪峰过境,全市生产生活井然有序。


“洪峰过后,要严防退水时岸坡垮塌。”7月13日,仍奋战在大堤上的防汛老兵汉桥中兴集团总经理周祖来说,“我对武汉很有信心。”

面对洪峰过汉,记者分多路上堤探访看到,全体防汛人员都保持高度警惕,巡堤查险,没有丝毫松懈。

市防办相关负责人介绍,越是在退水的时候,越要持续保持高度警惕,越是要进一步压实责任、细化措施。防汛专家解释,水退了平衡被打破,更容易发生险情。截至目前,全市累计出动巡堤查险人员共151173人次,其中县级以上领导干部4541人次,军警2456人次。封堵闸口196座,搭设防汛哨棚3287个。

武汉防汛,仍处“二级响应、一级战备”状态。

严防退水时发生滑坡险情

13日下午3时,记者来到汉阳区汉江江滩月湖桥南闸口看到,由闸条和黄土垒起的闸口高程超过30米高,2名值守人员时刻紧盯江中的水位尺,江水已经漫过迎水坡堤脚的沙包。汉阳区水政监察大队正在用无人机巡查该险段的水情。来自汉阳区五里墩街道办事处和汉桥中兴集团的值守人员严阵以待,分组巡查。

据汉阳区水务和湖泊局环城河道堤防维修管理所负责人介绍,汉阳的历史险段东菜园就在这段堤防范围内。在市区两级防指的指挥下,投资4000余万元完成了应急除险工程。此后经过多年汛期洪水的考验,该险段一直较为稳定。

“洪峰过后,要严防退水时岸坡垮塌,但是我对武汉的堤防建设成果很有信心。” 汉桥中兴集团总经理周祖来是一名防汛老兵,他现场向90后值守队员传授巡堤查险的诀窍。

水位在降警惕性一点不降

“28.74,又降了1厘米!”13日下午5时,江汉区龙王庙打扣巷闸口前,值守人员正关注着实时水位。

“水位在降,咱们的防守可不能松懈啊。”江汉区河道堤防管理所工作人员张道荣提醒大家:用于打围的沙袋、土袋经江水长时间冲刷浸泡,容易松动垮塌,此时更要注意观察闸门封堵情况,“越是退水,越要注意”。

13日,航发集团桥梁公司八铺街堤防洪及环境综合整治工程项目的工人奋战在八铺街堤防汛最前线。

从12日晚开始,57岁的张道荣与同事一直奋战至13日凌晨,将江汉区18个沿江闸口进行加高加固,用于封堵的闸板条高程已达30.73米,超过了长江汉口站保证水位。后半夜,张道荣每半小时就沿堤巡查一次,看水位、看闸口、看防水墙、看伸缩缝,不放过一处细节。

“汛情一刻不结束,我们就一刻也不能放松,继续踏踏实实做好防汛工作。”在王家巷码头闸口,张道荣蹲下身,通过地上的水渍,仔细观察闸口是否渗水。

在巡堤队员的值班日志上,详细记录着每次巡堤的情况,哪里有积水,哪里需加固,都是队员们用“火眼金睛”观察到的结果。

迎水面用土压实 背水面沙袋加固

13日下午5时,记者在武昌区白沙洲街八铺街堤鹦鹉洲长江大桥闸口看到,武汉市桥梁工程有限公司的工人正在往袋中填装沙土,对已封堵的闸口进一步加固,在现有封堵闸条防洪门边,整个背水面垒起了一道厚厚的沙袋护坡墙,形成防洪“双保险”。

“为应对这轮洪峰,我们在堤防迎水面用土压实,减少结构缝隙,阻止江水散浸。同时在背水面用沙袋加固,确保万无一失。”在现场负责防汛巡查值守的街道主任柳慧垒表示。

“虽然洪峰暂时过境了,但我们丝毫不能麻痹放松,要时刻保持高度警惕,守好每一寸堤防,确保群众生命财产安全。”正在现场指挥调度的白沙洲街党工委书记、指挥长肖永高说,他们辖区的长江干堤有3.6公里,在武昌巡堤岸线最长,闸口最多、形式多样,地质条件最薄弱,险工险段最特殊,沿堤共6个闸口已全部封堵,设置了5个防汛值守哨点。

  

进入专题